《温柔掌控》TXT全集下载_22
    明年年初,确实有一场绘画比赛,叫做亚历山大卢奇绘画奖,几乎是世界上艺术的最高奖项,也被称为绘画界的诺贝尔奖。

    而要去参加这项比赛,温念觉得三个月的时间,可能都不够她用,她必须用心去准备。

    江心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了一会道:“比赛的话,确实需要专心,不过你可以不退社团嘛,反正我们社团活动很少,等你比赛结束之后,你再来参加活动也没关系的。”

    温念觉得自己在这个社团,就要给社团做出贡献,如果在社团里挂三个月的名头也不过来的话,她觉得影响不好。但是社长都这么说了,温念只能点头答应了。

    剩下的时间,温念就将所有的时间花在了准备自己的参赛作品上。

    这也是导师对他们提议的,与其参加很多不知名的小比赛,不然第一次就参加最大的比赛,这种比赛眼界和评审和一般的比赛都不一样,就算没获奖,也是一种很好的历练。

    为了让他们能更好的准备作品,导师甚至将剩下的课程压缩到一周内就给他们上完了。

    顾子初特意给温念准备了一间画室,各种工具都替她准备好。

    在温念开始画画前,两个人一起回了一趟临江城。

    陈平丽特别高兴,拉着温念问东问西,温传国也问起顾子初在顾家生活的怎么样。

    “咦?念念,你们学校蚊子是不是有点多?你的后颈上怎么都红了几块。”

    温念先是茫然的摸了一会,然后就被顾子初按住了手。

    少年乖巧的同陈平丽道:“是的,我们学校种了很多树,姐姐经常在学校里面写生,那些蚊子就都出来咬姐姐。”

    陈平丽心疼的道:“被咬了怎么也不涂花露水,我去给你拿花露水。”

    陈平丽起身去拿花露水,顾子初的手摩挲了几下她的后颈,温念才想起来那里哪里是蚊子咬的。

    明明就是前几天弟弟把她按在床上,吮吸出来的印子。

    温念的脸默默的红了起来,等会妈妈过来的时候,她要告诉她吗?

    “姐姐,我不急,下次回来的时候再说吧。”顾子初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少年的眸子闪了闪,他当然着急,他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姐姐是他的,在她的身上盖上他的名字。

    但是马上姐姐要专心准备比赛了,这些事情会给她带来困扰的。

    顾子初舔了舔唇,以后让姐姐在床上补偿他吧。

    陈平丽将花露水拿来的时候,顾子初主动将花露水拿过来:“我帮姐姐涂吧。”

    “也行。”陈平丽没多想,就将花露水递给了顾子初。

    而顾子初将花露水倒在掌心,指缝在靠近吻痕时悄悄张开,将所有的花露水都倒在了地上。

    吻痕可不是用花露水消的啊。

    温念能感受到弟弟的手掌里什么都没有,却紧紧的贴着她的脖颈揉捏摩挲。

    在陈平丽眼皮底下接触,让温念脸红的不敢抬起头。

    陈平丽看了一会,觉得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奇怪,却没有多想。

    回到满江市,温念就专心投入到绘画中去了,连和弟弟说话的时间都少了,更别提和萧如歌聊天。

    萧如歌在年末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的连环夺命call温念。

    温念的画刚刚好完成,萧如歌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卧槽,念念你再不回我,我就要报警了。”萧如歌在那边一惊一乍的道。

    “没,最近在准备一个比赛,就闭关了。”

    能让温念准备这么久,萧如歌一下子就想到了亚历山大卢奇绘画奖,她在那边兴奋的道:“念念,我想看看你画的话,你快拍张照片过来,不不……我要自己过去看,你的画怎么可以用照片来观摩呢。”

    温念想了想说了一声好,“刚好,我想向你介绍一个人。”

    作为她男朋友介绍给萧如歌。

    萧如歌异常敏感:“念念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温念有些不太好意思,轻轻的嗯了一声。

    顾子初像是预料到她画完画了,从外面推门进来从后面抱住温念。

    极尽缠绵暧昧的在温念的耳边轻喊了一声姐姐。

    萧如歌的声音像是被突然掐断了,过了一会,她才尖叫道:“虽然我没听清楚那个男人在说什么,但是我确实听到男人的声音了,念念你这么快就和他同居了吗?”

    少年的吻已经不老实起来,温念咬了咬下唇,声音微急的道:“如歌,等你过来的时候再说吧,我先挂断了。”

    萧如歌听着那边嘟嘟的挂断声有些茫然,她好像在挂断之前,听到了轻微的喘息声。

    “姐姐把电话挂断干什么?”顾子初疑惑,“姐姐我们轻一点,她听不到的,这样姐姐就可以一边打电话一边和我亲热了。”

    温念能感受到少年“气势汹汹”的兴奋,即使上次看过一次,再次感受到,她还是被大小给吓得浑身僵硬。

    弟弟在说什么变态的事情。

    温念扭头在顾子初的脸上亲了一下,眼神里带着狡黠:“嗯?你想让她听到我的声音吗?”

    少年愣住,脸上有些苦恼,好像确实是这样的。

    虽然那样姐姐会很紧张,很敏感,会紧紧的咬着他的手指不放,但是想想让萧如歌听到温念的声音,少年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温念看了看顾子初的表情,就知道他放弃了那个危险的想法,有些激动的和顾子初分享着自己的画。

    “弟弟,你看我的画。”

    温念将画布掀开,一幅山中雅居图便露了出来。

    狭小的窗户里是无边的山色,墙角的花瓶中插着一株红梅,艳丽的将整幅画添加了生色。

    她将东西方的精髓融合在一起,既浪漫又温情,干净灵动,带着她独有的率真温柔。

    顾子初看了一眼,便轻声道:“姐姐的画能得奖。”

    温念抿唇笑:“把它画完就满足我的心愿了,获奖就不强求了。”

    二郎神和崽崽也有很长时间没见到温念了,这个时候可怜巴巴的蹲在那里看着她,温念才恍然发现这几个月画室都很安静,二郎神和崽崽也从来不来打扰她。

    温念走出画室,发现家里多了几盆盆栽,放在阳光下长势很好,顾子初在一边解释道:“这些是我在路上看到的,我看到的时候想到姐姐要是看到一定很喜欢。”

    桌子上也多了几个陶瓷玩偶,可爱漂亮。

    “那个是黑K的,我看到的时候觉得姐姐肯定喜欢,就……就抢过来了。”顾子初有些害羞,嘴里却说着抢东西的事情。

    温念几乎可以想到黑K幽怨的神情,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啊,我还烧了一锅玉米排骨汤,差点忘记了。”

    温念看着顾子初跑去厨房,又重新环视了一圈周围,心里软的不像话。

    弟弟也在慢慢改变。

    温念这个想法在晚上看到毛茸茸的尾巴时候彻底被她丢弃。

    弟弟根本一点没变!

    上次没出来见面的尾巴终于看见天日,这次少年终于脱去了衣服,戴在脑袋上的猫耳和戴在腰上的猫尾,衬的少年皮肤白皙。

    他轻轻的喵了一声,就将她扑到在床。

    即使猫尾不在她的身上,她却彻底感受到猫尾的触感。

    轻轻的一动,那些毛茸茸的毛发便让她浑身颤抖。

    温念羞耻的觉得自己不像是在和顾子初亲热,而是真的再和一个猫妖,而且是一个半化形的猫妖。

    “弟弟……拿走,弟弟,呜呜呜……”少女哭出声来,顾子初才像良心发现一般,黏黏糊糊的在温念耳边道歉:“姐姐,对不起,我太想你了。”

    温念掉了两滴眼泪,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有多忽略他。

    但是他却做什么都想着她。

    温念眨着湿蒙蒙的眼睛,轻轻的贴近顾子初。

    “弟弟,你想和我回家?”

    “我带你回家。”

    不以弟弟的身份,而是别的身份。

    顾子初的睫毛轻眨,拥抱温念的胳膊颤抖。

    “姐姐,对不起,我现在太兴奋了,我想再用尾巴一次。”

    听到顾子初的话的温念:???

    从遇见她开始,他的生命从多余成为一种期待。

    他期待她的温柔,

    期待荒芜的冬成为一场春日宴。

    像是灵魂燃烧,半清醒半疯狂的边缘徘徊。

    而他从开始到现在,期待一个和她的家

    孕育的希望在此刻开花结果。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