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敢浪!?[电竞]》TXT全集下载_32
    DAY1,三点半抵达首都机场,休息(坐完飞机姐姐肯定会累!)

    DAY2,□□广场升旗→故宫→前门大街

    DAY3:长城→圆明园→……

    DAY4:天坛→古文化博物馆→颐和园(红标)→……

    楚约看到颐和园的红标就笑了,她之前跟韩辞说过想去清大看看,去过北京好几次却每次都因为种种原因没去成。

    DAY5,南方航空→拉萨,下午14:00到,(姐姐说虽然她和许窈她们去过一次了,但如果有机会她想和我再去一次!)

    ……

    楚约看到他这么用心的记下自己不经意间说过的每句话,不由自主的扬起嘴角。

    她继续往下翻了一页,匆匆一扫就愣住了——

    DAY16,3.6号(红圈圈黄道吉日)求婚,她说过旅行结婚很酷。

    下面是密密麻麻的策划安排,包括联系好的酒店,还有傅宜,叶闻礼,叶哲尔,周竟若,许窈,舒寒音……她的朋友亲人们。

    楚约终于知道了他到底为什么执着于让她请假一起去旅游——就因为她曾经跟许窈随口聊天的时候说过一句“旅行结婚好酷啊”,韩辞就记住了。

    她也知道了叶哲尔到底为什么会打电话过来让她考虑旅游的事情。

    原来韩辞准备了这么久,那么她说去不了那天韩辞后来打了这么久电话全是在通知亲友们取消计划……

    楚约忽然觉得自己真的非常过分,只觉得心脏涨涨的有股酸软的情绪止也止不住,有些哽住。

    下意识打给了韩辞,通了却不知道说什么。

    忽然门锁滴滴两声——

    韩辞大概正巧从俱乐部回来,脸上戴着口罩,手机还贴在耳侧,一进门看见楚约坐在客厅,眼中露出意外的情绪,“姐姐……”

    “你怎么在家?”

    楚约没说话,忽然间福至心灵,悄悄把黑皮笔记本塞进自己大衣口袋后转身径自往书房走去,韩辞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看她翻抽屉找出了他的户口本跟身份证。

    “???”

    “跟我走。”

    楚约伸手去拉他,一开始还没拉动。

    回头见韩辞睁着眼睛茫然的望向她,二十三岁的成年男人了,眼神居然还能让她觉得像个少年一样清澈干净。

    楚约忽然笑了——

    “听到了没有?”

    “乖一点。”

    “跟我出门。”

    韩辞没辄,顺从地被她拉着出门下了电梯,一直到上了车也还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

    趁着红灯,楚约开导航的同时软了语气喊他,“阿辞。”

    “嗯?”韩辞回头,看不出什么情绪。

    楚约探过身摘下他的口罩,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别生气了。”

    她亲的时候韩辞可没躲,甚至还迎合了,被亲完却拿手背擦擦嘴:“我没生气。”

    楚约被他一句话呛得语塞:“……”

    这还叫没生气?

    都好几天没见到他的酒窝了。

    楚约还想分辩几句,余光却瞥到他的侧脸,视线顺着愈发利落的线条往下,精致的喉结旁还有一个被她咬出来的牙印。

    楚约忽然就没那么理直气壮,讪讪闭上了嘴。

    算了,等到了再说。

    ……

    楚约没再吱声,安静得让韩辞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直到她把车停在了民政局前面——

    韩辞抿着唇,有些发愣。

    楚约对着车内的后视镜补了下口红,下了车看他还坐在位置上,折回来靠在副驾驶车门边,俯下身,“姐姐出钱请你领个证要不要?”

    韩辞闻言,大脑变得浑浑噩噩的,呆呆的打开车门下来跟在她身后往大厅走。

    大脑一直处在空白状态,直到要签名了,楚约停下动作,偏头问他:“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这里没有离婚这个说法,只有丧偶。”

    韩辞回过神,听到“离婚”二字凶恶地瞪了她一眼,立马刷刷刷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扭头望向她,无声催促。

    楚约失笑,韩辞却还一错不错地看着她,只好在他不知道是逼人还是忐忑的目光下在他名字旁签上自己的。

    紧接着就是填资料、拍照。

    一切都快得像做梦。

    直到工作人员把两本小红本递给韩辞,他愣愣地打开看了眼,很快勾起了嘴角。

    楚约凑过来想看看照片,韩辞却蓦地合上,一脸自然的顺手把两本结婚证都揣进了自己的卫衣口袋里。

    走到民政局门口,楚约直接伸手去摸他口袋:“让我看一眼。”

    也不知道刚刚拍得好不好看。

    韩辞一手捂着口袋挡住她伸过来的手,扭了下身另只手反手捉住她的手腕,全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不给,我的。”

    楚约:“……”

    她本来想说其中一本是她的。

    但是再看咧着嘴笑显得异常高兴的韩辞。

    楚约抿了抿唇。

    行吧。

    不给看就算了。

    她嗤笑一声,掏出藏在打字口袋里的黑皮笔记本扬了扬,“这下高兴一点了吗?老公。”

    楚约扭头抬腿往外走,韩辞因她话里“老公”两个字怔住,站在原地愣了下,很快眼角眉梢都舒展了,追了上去一把将楚约打横抱了起来。

    “再叫一遍!”

    楚约先是被他的动作弄得惊了,连忙勾住他的脖子,随即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拍了他胳膊一巴掌,没好气笑骂道:“快放我下来!”

    楚约眼看着路过了自己的车,用了点力挣扎,“停下,车!”

    韩辞没理她,顺手将她往上掂了掂,直到走出很远才从善如流的把她放了下来,拿出了准备好很久一直带在身上却没机会送出去的戒指,认认真真的套在了楚约无名指上,还低头小声嘀咕了句什么,楚约没听清。

    楚约后来才知道韩辞当时嘀咕的是“一点仪式感都没有”。

    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安排好了行程,准备好了求婚要用到的一切,却没想到败给了意外的培训计划还有楚约惊人的行动力。

    然而此刻,楚约握住了韩辞朝她伸出的手掌。

    她想,结婚可能真的需要冲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下一次,再一起去旅行。

    在融融日光下,两人牵着手走在河岸旁,对新的身份适应迅速。

    韩辞忽然轻轻喊了一声:“楚约。”

    楚约转过头,唇角微扬,“怎么了?”

    “明天去打申请。”韩辞说,“男朋友不能陪你去基地,老公可以的。”

    楚约慢半拍“哦”了一声,韩辞每次叫她名字她都觉得有些不一样,她吃吃笑起来,“等会儿回去就去申请。”

    走着走着,韩辞又轻轻喊了一声:“姐姐。”

    楚约偏头,神情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嗯?”

    韩辞弯弯眼睛,眼眸跟初遇时一样明澈,瞳仁里闪烁着细碎的光,“没什么。”

    ——只是很高兴。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

    早春枝头悄然融化的雪,

    和笑起来要人命的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