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他很能装》TXT全集下载_18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跑来问庄年年什么时候放证据。

    这事庄年年倒不急,让沈寓晴多蹦跶一会儿也无妨。

    晚上忙完,躺在床上,她才把她整理的那些证据上传到了贴吧。

    没等到第二天,整个贴吧就炸了,她跟沈寓晴的帖子在首页飘红,一时之间成了学校里最热门的话题。

    沈寓晴半夜嘴硬地回应:【我跟谢维关系很好,庄年年把谢维抢过去是事实!】

    底下还得到不少人的支持。

    第二天上午,谢维的大号竟然出现在贴吧,澄清说他跟沈寓晴根本就没有关系,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

    沈寓晴大概没想到远在英国的谢维竟然还关心一中的事,这一记耳光打得响亮,底下有不少人在嘲笑她。

    不知道是觉得丢脸还是心虚,沈寓晴没敢在出现。

    更劲爆的消息却出现在下午,庄年年帖子里提到的沈寓晴的那位职高的前男友竟然出现在了一中的贴吧里。

    邢天飞:【作为沈寓晴的前男友,本来是想给她留点面子的,但是有些事她确实做的有些过分了。】

    【当初,沈寓晴根本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跟我在一起的(这事,我事后才知道),我们在一起的过程中,沈寓晴用同样的说辞欺骗我说在学校里庄年年动不动就欺负她,让我替她出头,可是后来我才明白真相,是我们分手时她自己亲口对我承认的。】

    【我会对以上说的话负责,如果我说谎,这辈子死无葬身之地!】

    邢天飞的这番话,似乎触发了什么连锁效应。

    很快有很多人上学校论坛发帖,接连几个人状告了沈寓晴一直以来对他们的恶性,以及自己在学校是怎么遭受沈寓晴霸凌的。

    一时之间,论坛上有很多讨伐沈寓晴的帖子,有的有证据,也有的没有,一时之间让人不知道真假。

    但有一件事却是千真万确的,那就是沈寓晴的名声在一中彻底臭了。

    有很多人在论坛上发帖希望沈寓晴立刻滚出一中,她这样的人不配做一中的学生。

    甚至有人去给校长发了邮箱,让学校开除沈寓晴。

    这件事情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沈寓晴大概是不堪大家的谩骂,自从事件发酵开始就一直没有来学校上过课。

    后来,偶然的机会,庄年年听说沈寓晴已经办理了退学,转到别的学校了。

    几个月之后,庄年年又接连考了几次雅思和托福,索性在高二下学期期末考试之前终于考到了理想的成绩。

    学校的最后一次摸底考试,庄年年的全校成绩又上升了几十名,为此班主任还特意在班上表扬了她。

    庄年年的成绩彻底刷新了大家的认知,暗地里那些鄙夷和轻视的目光也渐渐消失。

    又过了半个月,高二下学期的期末考试也结束了,成绩出来的那天,大家都围在公示栏那里看成绩。

    这学期的庄年年好像开了挂,成绩一往无前,把很多人都甩在了身后。

    大家都对她投去赞赏的目光。

    “庄年年,越来越厉害了!”

    “对啊,你这劲头,说不定高考的时候还能考个全市状元!”

    全市状元倒不至于!

    庄年年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摆手,“你们也太抬举我了,年级第一还明晃晃的站在那里呢。”

    身为年级第一的徐冠林看了她一眼,夸赞道:“你确实考得挺不错的。”

    得到年级第一的夸奖,庄年年内心还是很雀跃的,只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徐冠林又看向成绩单,自己的名字在成绩单的最顶端,但是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要是谢维还在,年级第一就轮不到我了。”

    周围一阵沉默,确实是,谢维的成绩是所有人望尘莫及的。

    听到徐冠林的话,庄年年愣了一下,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转眼间谢维已经出国半年了,而她跟他也很久没有联系了。

    ☆、结局

    一年之后。

    六月盛夏, 还没有到青城最热的时候,但是青城的上空已经蝉鸣声不断。

    一中高三教学楼里欢呼声不断,这一年的高考落下帷幕, 三年的高中生涯就在这一刻彻底结束了。

    教室里,课本和试卷被扔的到处都是,大家欢呼雀跃。

    终于结束了三年痛苦的高中生涯了!

    就算再兴奋, 庄年年的书一本都没舍得扔,班上兴奋的男生正要对她的书下手, 她趴在课桌上护住。

    “我的书不能扔!”

    “高中都毕业了, 你还留着这些书干什么?”

    庄年年却格外的固执,“就是不能扔!”

    与其说这些书见证了她三年的成长,不如说这些书真正见证了她这一年半的成长, 这上面的每一笔都是她亲手写上去的。

    把这些书上的内容记在心里, 就像她把谢维这个人始终记在心里一样。

    张豆豆自然明白她的心思,走过来跟她说:“等会儿我帮你把这些书都搬回去。”

    庄年年点头。

    跟她们不在一个楼层的沈思文突然冲进她们教室,在庄年年的座位面前来了个急刹车。

    他边喘边说:“明天晚上……我们出去聚餐。”

    “明天啊?”庄年年皱了皱眉头,她明天晚上答应王亚楠在家吃饭的, 她说要犒劳一下她这一年多的辛苦。

    “明天有事也必须去!”

    命令式的语气, 让庄年年和张豆豆心里忍不住起了猜疑。

    “为什么必须去?是有什么事?”

    沈思文的狐朋狗友不少,有的是人陪他聚餐。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明天给你们一个惊喜!”

    沈思文没有多说,话音刚落就转身跑出了她们教室。

    惊喜?

    能有什么惊喜?

    庄年年没有多想, 低头去收拾桌上的东西, 高三的书太多了,她在发愁怎么把书弄回家。

    晚上的聚餐地点定在了市中心的一条商业街,下午庄年年和张豆豆很早就到了,她们想先去旁边的商场随便逛一下。

    在高三的这一年, 逛个街都成了奢侈。

    商场里冷气开得很足,两人坐电梯上了三楼的服装区。

    这家商场是观景电梯,四周都是透明玻璃,外面的景观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庄年年就站在电梯的边缘,不经意间向底下的一楼扫了一眼,目光却停留在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上。

    是谢维!

    她定了定神,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身影看,还是很像。

    旁边的张豆豆察觉到她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电梯上升的很快,底下的景物越来越小,那人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可是庄年年还在盯着那里出神。

    “豆豆,我好想看见谢维了。”

    “啊?”张豆豆愣了一下。

    “怎么可能,谢维现在肯定还在英国。”

    经她这么一提醒,庄年年才回过神来。

    一楼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对啊,谢维现在在英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此时,电梯到达,庄年年定了定神,跟着张豆豆出了电梯,两人逛了一段时间,她也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下午,到了三人约定的时间,庄年年和张豆豆一起去了饭店,沈思文竟然早一步到了。

    这次,沈思文依然定的包间,环境安静。

    一进门,庄年年就问:“你想给我们什么惊喜啊?”

    “别急啊,一会儿就知道了。”

    还搞得神神秘秘的。

    几人先点了菜,二十分钟之后菜已经全部上期。

    这期间沈思文一直频频看手机,庄年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边嚼边笑话他:“怎么,你的惊喜来不了了?”

    “你不会是想给我们介绍你的女朋友吧?我们也没听说你有女朋友啊……”

    庄年年正要再调侃他几句,包厢的门突然响了,她下意识看向门口,这一眼却把她吓得不轻,嘴里的红烧肉都忘了嚼。

    她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沈思文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谢维,他急忙站起身走到门口,“祖宗,你终于来了。”

    “对不起,刚才有点事。”

    此时,庄年年恢复了一些神智,不动声色的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紧接着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张豆豆似乎也没意料到谢维会突然出现,此时也是怔愣的状态。

    沈思文把站在门口的谢维拉进来,把他安排在了庄年年正对面的位置。

    庄年年身子往后靠了靠,突然有些别扭。

    张豆豆此时已经从刚才的怔愣中恢复,看出庄年年的别扭,率先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前几天就回来了。”

    谢维边回答张豆豆的问题,边时不时看一眼对面的庄年年。

    她低着头,似乎很不想看到他。

    下面的话沈思文替谢维回答了,“他回来参加高考了。”

    参加高考?

    庄年年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了谢维一眼,却正好对上他灼灼的目光,她一怔,很快就把视线移开了。

    “为什么回来参加高考?”张豆豆也有些惊讶。

    “我会在国内上大学。”

    “啊?”庄年年和张豆豆同时惊讶。

    不好好的呆在国外,为什么要回来上大学?

    “为了某些人呗。”

    在座的都知道这个“某些人”是指谁。

    某些人却不乐意了,为了她回来,问过她的意见了吗?

    她还不乐意看到他呢!

    为了她?谁信啊?

    庄年年直了直身子,突然开口说:“我要喝酒。”

    对面的谢维眉峰隆起,“你不能喝酒。”

    “为什么?”

    “你还没成年。”

    “胡说八道,我已经成年了,我十八岁生日已经过了!”

    说着她站起来,“我自己去要。”

    沈思文急忙拦住她,“别,你坐着,我去!”

    啤酒很快就要来了,沈思文没敢多要,就要了几瓶。

    庄年年伸手拿了一瓶给自己倒上,然后举杯,“庆祝我们高考结束,终于解放了!”

    几人对视几眼,只好配合她。

    庄年年酒过三巡,有些微醺,看对面的人影有些重叠。

    从饭店出来,送庄年年回家的任务自然落在了谢维的身上。

    庄年年步子有些不稳,摇摇晃晃的往前走,谢维急忙追上去扶住她。

    “我背你。”

    “不用!”

    她才不用他背!

    “你喝醉了。”

    “我没有醉!”

    最后,谢维还是强硬的把她人拉到了自己的后背上。

    走到半路,庄年年闹着要下来,谢维只好蹲下身把她放下来。

    庄年年站在原地没动。

    青城的夜晚,吹着凉爽的夜风,从远处飘来淡淡的花香。

    庄年年抽了抽鼻子,突然所有的委屈都涌上心头。

    谢维站起身看着她,因为喝醉酒的原因,她眼神迷蒙,脸颊两团驼红,像只迷路的小鹿。

    “谢维,你为什么回来?”她轻声问他。

    当初,他出国的时候,她强忍着没有说出让他不要去的话,现在他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国外大好的机会。

    “因为你。”他第一次向她这么坦白。

    庄年年却委屈哭了,骂道:“你混蛋!”

    “那我这一年半想你都白想了!”

    他还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她都准备去国外找他了。

    谢维伸手摸上她的脸颊,触手一片湿润,又伴有少女肌肤的滑嫩,像是剥了壳的鸡蛋。

    他抹干她脸上的眼泪。

    庄年年却突然伸手捏上他的脸颊,有些用力,仰着头说:“你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过了没多久,她又放柔了声音,小心询问:“那你还走吗?”

    “不走了。”

    “我不信!”

    谢维突然倾身上前,嘴唇印在她的嘴唇上,然后张开嘴在她嘴唇上轻咬了一下。

    庄年年下意识闭上眼,耳根子都红了。

    几秒之后,他嘴唇挪开,说:“盖章了,不会走了,这回相信了?”

    庄年年无意识的轻点头。

    风吹的树叶簌簌响。

    庄年年想,这个夏天注定要变得不一样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