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三位狗男主,我就要去远航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43
    “那今天中午别在家里吃饭了,曲爷爷说邀请了一个名厨师来,让我们去尝尝看。”

    “好。”邴辞想了想,将钢笔盖上,剩下没写完的请柬也放在一边。

    “怎么了?”路游游不解地问:“还可以再写几张,十一点咱们再出发。”

    邴辞:“不写了。”

    路游游:?

    邴辞:“带去曲家写。”

    路游游:“为什么?”

    邴辞转过头,阳光从落地窗斜射进来,他在路游游脸颊上亲了一下,眉眼带了一丝少年气的骄傲和得意:“因为我要当着曲问骅的面写。”

    “……”

    ???不是说好不醋了吗?

    第97章

    后记

    五月这场订婚前所未有的盛大, 也几乎成了圈内带有神奇色彩的传说。

    那位路小姐出现时,话题已经不在曲家与她之间上,而是曲家成为了她的附属话题之一,因为她本身就是名门, 美貌动人, 财产无数。

    之所以说是附属话题之一, 因为当日的那场订婚宴实在太过惊人,却又保密性做得极好, 没有任何照片流露出在媒体上,以至于受邀去过的嘉宾回来后都语焉不详。

    只知道除了新郎格外年轻英俊,出身书香门第之外, 新娘出场时挽着的手臂除了有路平生之外, 还有曲大先生, 曲问骅宛如最成熟稳重的哥哥一般,将路游游送到了红毯尽头。

    而更加令人震惊的是, 顾家的顾燕鸣与许久没有出现的宋初白也同样出现在那场订婚当中, 中间发生了什么, 无从得知, 只知道他们竟然都送上了价值连城的礼物……

    订婚就这样落下帷幕,而流言与传说被风吹散开在这个夏日, 留下了津津乐道的许多绯闻与故事。

    第98章 系统番外

    番外(一)

    路游游曾经问过光脑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不是所有死去的人都能被光脑收走灵魂, 成为空间穿越者,历经几个或困难或简单的世界后,择一个世界养老,继续自己的人生的。

    她所处的那个现实世界每天因车祸、各种案件、病死、甚至因战争而死的人数以千万计, 如果每个人死亡之后, 都被光脑收编, 那么光脑中心早就该挤爆了,便不会总是空荡荡的一片、总是人手不够的样子。

    路游游看过档案, 包括自己在内,从以前到现在,光脑那边的工作人员也不过总共99个人。就算加上他们的系统, 顶多也就一百八十几个灵魂。

    那些灵魂要么是生前做了很多的好事, 靠着自己取得了进入空间中心的资格。

    要么便是如012一般, 有为他放弃性命、等价交换的父母。

    但路游游呢,她不是前者, 也不是后者。

    她的灵魂有什么资格继续活下去。

    路游游问过光脑这个问题。

    当时光脑沉默了下, 说因为路游游运气很好。

    就相当于摇号摇中了的那个人。

    它虽然是光脑, 虽然有自己的筛选准则, 但也不能拦着她运气好吧。

    路游游不太相信,但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论她问多少遍,光脑都是这么个回答。

    她只好一直将这个疑问先放着。

    *

    系统一开始并不叫系统,他叫——具体叫什么, 他和路游游一样忘记了,毕竟每经过一个世界,都会淡忘一些记忆。

    但是光脑那里还能翻找到一些有关于他的档案,他会时不时独自背着路游游去看看, 争取多记下来一些东西放在自己的资料库里。

    光脑那边记载他在主世界时因双腿残疾,父母不详,出生日期不详,在福利院长大,稍大后被福利院送出去上学。

    02年~05年读完初中,与编号为007的工作人员路游游为同一所初中。

    05年~08年读完高中。

    08年高考之前因故未参加,随后复读一年,全免考上全国顶尖大学。

    大学毕业后继续深造,从事科研直至意外身故,终身未婚。

    系统由此寥寥几笔,能记起来一些破碎的场景。

    *

    02年初中开学,是个沉闷的天。

    卖西瓜的人顶着燥热的空气,将板车推到学校门口,从早卖到晚,直到夕阳像柑橘皮一样,笼罩着地上被小飞虫围绕着的西瓜。

    卖不出去多少,摊主老板自然没什么好心情,于是耸拉着眼皮子收拾板车离开,看都懒得看一眼被几个少年拽进隔壁小巷子里的那轮椅小孩。

    反正无非又是收取保护费、同学之间闹了矛盾、你喊来一帮人揍我、我又喊来一帮人揍回去。无聊得很。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推着板车的摊主在经过小巷子时,还是支楞起眼皮子无意多看了一眼。

    结果这一眼看得他有点慌。

    坐轮椅的小孩长得怪好看,但是在这一群人面前未免太手无缚鸡之力,像是个玩具一样,被为首的人揪住衣领拎了起来,问有没有钱,说没有,为首的人就让人掀开大垃圾桶的桶盖,拎着他走过去,猛地松开手,他便跌了进去。

    这年的垃圾桶还是那种老式的深蓝色,处理得不及时,在炎热的夏季,一打开,密密麻麻的黑色飞虫便蜂拥出来。

    垃圾桶里猛然掉进去个重物,还是个人,这些飞虫受了惊,扑腾得更厉害。

    轮椅被为首的少年踹开,跌进垃圾桶的那小孩在垃圾桶里挣扎,但是靠着他的力量,无法出来,扑腾半天只是将垃圾桶弄翻了,污浊的垃圾和他一起倾泻而出。

    周遭的人哄然大笑。

    摊主瞟了这么一眼,难免有些于心不忍,想过去呵斥。

    但又犹豫了下,毕竟他儿子也在这所学校读书,如果被这群一看就是小霸王的少年惦记上,那以后自己的儿子恐怕在学校也要遭到报复。

    于是他想了想,推着板车摇着头走开了,打算走远一点,再帮忙报个警。

    但就在他离开几步之后,迎面却突然跑过来一个约摸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摊主老板登时就愣了愣,眼珠子转也不转地看着小女孩跑过去。

    他之所以这个反应,是因为这小女孩未免长得太过好看,在这种小城市,几乎罕见的楚楚动人、唇红齿白的美,说是惊心动魄也不为过,胜过电视上那些同龄的童星几十倍。

    摊主老板见小女孩直接冲巷子里去了。

    他站在原地呆了呆,听见巷子里传来一声女孩的清脆的呵斥,才反应过来,心里叫一声不好,等下那群少年要连这小女孩一块欺负了。

    他再顾不上瞻前顾后,把板车原地一放,擦了擦裤子急匆匆往回走。

    结果撞上小女孩逃也似的推着轮椅出来,方才那跌进垃圾桶的小孩浑身脏兮兮地坐在轮椅上,垂着眼睫看着自己的膝盖,脸上没什么颜色。

    原来两人是认识的。

    那群少年要追上来,摊主老板挡在了巷子前,丢下一包烟钱:“再欺负人我可就要报警了。”

    在摊主老板身后,小女孩气喘吁吁地稍微慢下脚步,停下来。

    她蹲下来将轮椅上的小孩肩膀上的垃圾和污垢拍掉。

    “他们再欺负你你就叫我,或者你放学时干脆在学校门口等我吧。”

    *

    系统和小时候的路游游认识,但也算不上青梅竹马,只是认识。

    路游游家刚好在福利院那一块儿,因此小时候的路游游偶尔跟着她妈妈去菜市场买菜,经过福利院的时候,会看见栅栏上趴着年纪大小不等的十几个小孩,其中就有系统。

    路游游打小长得惹眼,福利院的孩子尽管都还小,但也能分辨出美丑,稍微大一点的男生就经常指着路过的她,说以后的媳妇儿就要找比她还漂亮的。

    系统记得当时还小的自己心里有一种愤怒的情绪,但又说不上来为什么愤怒,那种情绪如果非要表达的话,大概就是:你也配?

    路游游也没有其他玩伴,会和福利院这群小孩玩,刚开始她一直是人群最中心,可后来某一天,她忽然很吓人地晕厥在地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出现,再出现的时候不能跑不能跳,十分拖后腿。

    于是久而久之,她就经常被分到和同样不能跑跳的系统一组。

    不过这时候还是只限于认识,系统连话都没和她说几句,没敢。

    *

    上初中后,两人幸运地上了同一所初中。可尽管如此,在开学那天她帮助过他一次之后,他们的交集也并没有多起来。

    她虽然好心地让他放学后跟她一块儿走。但他却宁愿在教室多待半小时,也要躲着她。

    她连续在他教室门口等了几天,没等到他,也就被大人拉走了。

    如果此时的系统还能记起当时自己的情绪的话,可能会回想起很多隐秘而复杂、自卑难言的情绪。

    之后陆陆续续地有一些交集,但都不多。

    有天下雪了,她主动走过来问地上路滑,要不要帮忙推一段路,反正同路。

    对他来说是个纪念日。

    有天天很热,不知道她是没来学校还是出发得很晚,连续半个月都没在路上或是学校门口遇到。

    那段时间他心情低落。

    有次秋季考试,她成绩有进步,忽然往上爬了三百多个名次,与他在教学楼下成绩排行榜的同一页纸上。

    虽然是唯一一次,但那天他像吃了溏心蛋一样,心情一直是雀跃的。

    眨眼过了三年。

    交集仍然很少。

    *

    因为俩人成绩不一样,高中不再同校,那三年交集更少。

    直到高二的时候,系统去她的学校,才知道她已经快半年没来上学了,她一直在住院。

    他去了医院,才知道她这是治疗不好的毛病,并发症很多。

    她的生命很短暂,随时可能结束。

    那之后他经常去医院。

    但是频率他不敢太高,一个双腿残疾的人怕被发现暗恋。

    因此有时候他在门口待一会儿,发现她醒着,正在开朗的和病友聊天,他也就离开了。

    有时候见她睡着了,才敢进去待一会儿,将水果放下,让护士告诉她是她父母来过——但那个时候她父母已经很久没去了。

    在她清醒着的时候,他只进去那间病房过两次。

    两人原本就不算朋友关系,只算是从小认识的人,初中三年交集很少,高中两年更是没见过,她非常诧异他居然会来。

    她很礼貌地感谢了他。

    高三那年,她父母拖欠了医院一大笔费用,并卖了房子人间蒸发。

    于是有大半年,他辍学打工,干一些能干的程序编码的赚钱的活。

    勉强支撑了半年的医疗费。

    *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他能力还是不够,她也等不及。

    *

    08年路游游去世。

    路游游去世之后,他重新回去读高三,有了一个光明的未来。

    光脑记载:他从事科研后,主世界对他的评价很高。因为他毕生投身慈善,无论从学术上、还是慈善事业上,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

    2026年,他去世时光脑联系上了他,告诉他,他有资格做任务穿越者,并在任务完成后可以获得一条鲜活的性命,在其他世界继续活下去。

    他沉默了下,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

    *

    再之后,他就是编号为007的她的系统了。

    而她成了那个拥有一条新的生命的任务者。

    012某次在路游游面前提起在主世界见过系统,系统脑子里有一刹那的空白。

    因为实在是过去太久、太久了,十个世界,沧海桑田一样。

    久到他几乎已经不记得最开始遇见的场景,只知道自己最原始的欲望,想尽可能久的待在她身边。

    但那一刻他突然就记起来了以前的一些事。

    他让012闭嘴。

    他半点也不想让路游游想起来。不仅是不想让她追究为什么她死后灵魂会来到这里,更是不想让她记起来以前不敢和她说话的那个卑微小孩。

    现在她亲切地叫他“统统”,和他斗嘴,无话不说,还钦佩他,这就挺好的。

    系统本来以为这就是自己最大的欲望了。

    但没想到,在国外,她因为邴辞走了而恹恹的提不起精神时,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沉默了下来,产生了那样的想法。

    以前明明只需要我陪你就好,为什么到了最后改变了呢。

    *

    但系统什么也没做。

    最后看着她的手被曲问骅交到邴辞的手里时,他只是在她脑子里笑着说了声“恭喜。”

    第99章 顾燕鸣番外

    番外(二)

    顾燕鸣没有收到结婚请柬。

    他居然没有收到请柬。

    连请柬都没收到???

    他还是出电梯时, 从底下的人的小声议论中听到这件事的。

    这阵子赵展一直有意隔绝顾燕鸣收到这些消息,但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

    赵展心中一咯噔,立马朝那些多嘴的人瞪过去。那群人见到顾燕鸣忽然出现,吓了一跳, 也纷纷噤声。

    顾燕鸣则脸色唰地变了, 鼻梁高挺、眉骨深邃的一张脸阴晴不定, 他看了赵展一眼,大步流星走进办公室。

    赵展小声咕哝道:“我这不也是怕您——”

    玻璃门在紧随过去的赵展面前“咔嚓”一声锁上。

    赵展差点撞上鼻子, 扶了扶额头。

    公司的人不太清楚为什么顾燕鸣会有这样跟被绿了一样的反应。

    圈内的人也以为,以前和顾燕鸣在一起过的路倪已经去世一年多了,现在名声大噪的真的是曲家从国外找回来的其双胞胎妹妹。

    偶尔宴会上见顾燕鸣独自一人在角落里, 视线朝路游游看去, 都在私底下说顾燕鸣是不是又动了替身那一套的心思。

    “……”

    顾燕鸣实在是风评被害。

    顾燕鸣身边, 可能就只有赵展了解事情始末。

    他见过顾燕鸣从国外回来后的一系列的糟糕状态。从大受打击、不能接受,到追悔莫及、试图挣扎挽回, 到最后的慢慢冷静下来、接受现实。

    最后那个步骤, 顾燕鸣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而与其说是接受现实, 倒不如说是他拿路游游没有办法。

    赵展给他的那些参考的书,他倒是花了时间一本一本看完了。

    那些书里大多都有个好的结局, 是因为渣男们追妻火葬场时自虐还能引起对方的情绪波动,换句话说,对方对渣男还有感情在。

    但在顾燕鸣这里, 路游游从来都只是演戏,从来都没有真心。

    顾燕鸣怀疑自己在她面前上演自捅一刀,她立马就能惊呼一声“牛逼”!并飞快把自己骨灰扬了。

    “……”

    赵展趴在玻璃上,看着顾燕鸣陷进真皮椅里, 颓丧而心烦意乱的神情,心中也非常的不是滋味,他跟着顾燕鸣这么多年,何时看见过顾燕鸣受到这样大的挫败。

    赵展也非常心虚,一开始自己还以为路倪是在欲擒故纵,所以对她的态度也不那么好,甚至称得上有点无礼。

    现在想来,顾燕鸣当时的高傲,可能就正在路游游本就对他不那么好的印象上雪上加霜,而自己也是导致现在惨败结局的元凶之一。

    现在到底要怎样才能让路游游回心转意,赵展也想不出来。

    或许只有时间倒流,在路游游刚离家出走的时候,顾燕鸣就迅速滑跪前去道歉……?

    赵展被自己的脑补吓到了。

    但这是不可能的。

    以顾燕鸣的傲慢,他永远不可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这就是顾燕鸣,如果不是当时那么个走向,便不是顾燕鸣了。

    或许,这是事情一路走到现在,再无转圜余地的原因。

    赵展能感觉到,顾燕鸣吃了个败仗,受了很大的挫败,这两年以来,性格发生了一些很明显的变化。

    但是顾燕鸣自己心里也清楚,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燕鸣独自待了一天,直到夜幕降临时,才把赵展叫进去。

    顾燕鸣看起来冷静了很多,但情绪还是很低沉:“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弄一张请柬来。”

    “这不太好吧?”赵展嘀咕道:“路小姐都没寄请柬过来,顾总您自己上门赶着要,会不会太腆着脸了?”

    “……”

    “等下到时候又要上头条——”赵展右手在左手掌心点出几个字:“顾燕鸣二代替身计划。”

    “……”顾燕鸣气得差点拿烟灰缸砸过去:“你不会想办法让曲家或是她主动送请柬过来?!要做得滴水不漏,让她以为我压根不想收到请柬压根不想去她的订婚宴的同时,让她主动送这张请柬来!”

    赵展哑口无言:“顾总,那我该怎么做?”

    “是你是总裁还是我是?”

    赵展:“我的意思是这难度——”

    这难度也太他妈大了。

    到底要怎么让路游游在知道顾燕鸣压根不稀罕这张请柬的情况下,还主动给他们顾总送请柬。

    顾燕鸣冷冷盯着他:“你觉得你的年薪那么高,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光吃白饭就能让人赏心悦目地待在这里?”

    赵展:“……”

    “拿到请柬之后呢?”赵展忍不住问:“您……您要抢婚吗?”

    抢婚这种事,顾燕鸣是做得出来的,但是如他所言,没有意义。

    路游游并不爱他,即便抢走了人,同归于尽,路游游也不会爱他。更别说有曲家保驾护航,顾燕鸣根本抢不走。

    何况余生还长,顾燕鸣是个想得很开的人。这漫长的一辈子有那么多变数,就像他和路倪,忽然就走散了,谁知道路游游和她那小白脸会不会婚后三年就吵架分手呢。

    顾燕鸣觉得可以拭目以待。

    顾燕鸣掸了掸袖口,沉稳道:“不抢,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孩子。”

    赵展闻言,松了口气。

    但是不为了抢婚的话,千方百计去参加这一场并没受到邀请的订婚宴,是图什么呢?图亲眼看到她穿着圣洁的婚纱,与别人交换婚戒,图眼睁睁看着她走向别人,图一场万箭穿心吗?

    赵展不能理解。

    “我必须要去,还跌盛装出席,从容不迫。”顾燕鸣思忖道:“你不懂,我越是表现出失魂落魄,越是在她心中不值一提。反而,我越是洒脱,越是有希望在她心中占据一席之地。”

    赵展:……

    顾燕鸣乐观地道:“这样的话,过段时间她和邴辞吵了架,打算离婚,第一个想起的兴许就是我。”

    赵展:……

    真的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但就是第二天的头条可能就变成了“惨!顾氏总裁睹人思人,痛彻心扉还要强装镇定!他到底又将路小姐当成了已故的路倪小姐的替身吗?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