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少,你老婆又上头条了》TXT全集下载_194
    燕脂双手环胸,抱起肩膀,十分‘好心’地建议道,“楚楚,要不你来?”

    “不行,不行,我不行。”楚暮枫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浑身上下包括头发丝儿都写着拒绝两个字,“我的手可是要打王者农药,上王者的手,可不能接受这样无情的摧残!”

    左安主动请缨打头阵,微微一笑,站出来,说:“我来吧。”

    燕脂心里暗骂道:‘奸诈!’

    左安是左凝的亲哥,左凝自然不可能狠的下心去下死手,必然会手下留情。

    不过,伴娘拦亲只是华国婚礼的一种传统而已,又不是真的厮杀不死不休,所以哪怕对方打出感情牌,燕脂也没有阻止。

    她甚至还仔细地叮嘱了左凝一句,怕左凝不知轻重,“小凝凝,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可别把你哥的胳膊弄折了,不吉利。”

    左凝乖乖地点头道,“好的,燕小姐。”

    第1544章 番外:梦中的婚礼(8)

    扳手腕的结果,最终没有悬念。

    小白兔一样单纯的左凝,哪里能够是她哥左安这只狡猾的大灰狼的对手呢?

    伴郎团成功通过第一道关卡。

    左凝沮丧地垂下头,圆圆的苹果脸上浮现起微微的歉意,抿起粉嫩嫩的唇瓣,小声地愧疚道:“对不起,燕小姐,我……”

    刚才左安故意哀嚎一声,骗她说手断了,左凝心下一慌,就被左安给偷袭了,输了扳手腕的第一关。

    燕脂摸了摸左凝的小脑袋,安慰她道,“没事,没事,本来我们这个也只是闹着好玩儿,又不是正经的比武,无所谓输赢的。而且你要是真的一个人,把他们几个大男人都给比趴下了,今天明小歌恐怕都嫁不出了。”

    说到这儿,燕脂扬了扬红唇,下巴朝里面一点,笑得妩媚而自信,“何况,你第一关输了,咱们不还准备了第二关么?”

    伴郎团一进门,就只见一身斜襟款式粉白色小礼服的宫乔湘堵在唯一的楼梯口,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宫乔湘伸出纤长细白的胳膊,拦住众人,小下巴一抬,开口道:“你们要,想从这里上去,得先过我这一关才能行!”

    楚暮枫一见是宫乔湘,立刻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宫小二,这次该你上了,左安搞定他妹,你妹你来搞定!”

    宫乔湘,“……”

    宫野薰,“……”

    宫二少额头落下三道黑线,反驳道:“楚二哈,你叫谁小二呢?还有,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妹妹,你怎么光叫我一个人上?”

    宫野薰这种二十四孝好弟弟,肯定是愿意为了他哥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只是他自己愿意是一回事,被楚二哈这样甩锅又是另外一回事。

    楚暮枫道,“小宴宴今天是新郎嘛,而且后面肯定还有终极关卡等着他呢,我们这种超级兵就帮他先清除小障碍,黑暗暴君大BOSS就留给小宴宴自己上。做兄弟嘛,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总不能一点儿忙都不帮,对吧?”

    楚二哈不愧是王者农药的青铜级别忠实玩家,把己方几个伴郎比作超级兵,把宫夜宴这个新郎比作王者峡谷英雄,把伴郎团比作小boss……

    伴郎团,“……”

    伴娘团,“……”

    宫乔湘无语道,“喂,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这个出题人,我的题目都还没有出呢!”

    楚暮枫下意识地开口,“你……”

    燕时初一手搭在楚暮枫肩膀上,把他脖子往后一扯,扯进自己臂弯里,另外一只手捂在楚暮枫嘴上,“你可先闭嘴吧!”

    楚暮枫呜咽,嘴上说不出话来,“呜呜呜……”

    燕时初一手捂着楚暮枫的嘴,看向宫乔湘,平日里慵懒邪气穿着随性的男人,今日难得地身穿一袭白衬衫搭配黑西装,矜贵又懒散,语调漫不经心地说道:“小乔,第二关什么题目,你说。”

    宫乔湘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第二关的题目嘛,就是……”

    “做满一百个俯卧撑!”

    话音落下。

    楚暮枫趁机扯开燕时初捂住自己的手,不禁嚷嚷道:“一百个俯卧撑?这也太简单了!”

    说到这,楚暮枫嘿嘿地笑起来,朝宫乔湘竖起大拇指,“小乔乔,你果然是心疼你两个亲哥的,干得漂亮!”

    在场男士平时都有健身,一百个俯卧撑简直就是小儿科,不值得一提。

    燕脂蹙起精致的眉,“湘湘,你想了半天的题目就是这个?你该不会真的是敌方派来的卧底,故意给你哥他们放水吧?”

    宫乔湘连忙道,“当然不是,我还没有说完呢!”

    楚暮枫不以为意地催促道:“你说,你说。”

    不就一百个俯卧撑嘛,就算加上一定的附加条件,也无非是单手做这种形式,加大一点儿难度,玩不出什么花样来的。

    宫乔湘眸子滴溜溜地一转,粉唇微微翘起几分弧度,略微带着几分俏皮地开了口,拖长了声音,道:

    “这个一百个俯卧撑呢,得两个男人一起做,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

    ——

    ps:[推荐作者古言预收新书《皇上臣妾做不到呀》,暂定6月份的某一日开]

    第1545章 番外:梦中的婚礼(9)

    众人,“???”

    众人,“!!!”

    众人,“………”

    什么鬼?

    俯卧撑还有这么做的吗?

    他们怎么不知道?

    没办法,在场大概都是一群直男。

    还是笔直笔直的那种。

    宫三小姐看着众人震惊的表情,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她宫乔湘出的题目,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怎么样,吓傻了吧?

    哈哈哈。

    宫三小姐的背后仿佛浮起一只浑身漆黑,头上长着红角,手中拿着黑色权杖,扇动着翅膀的小恶魔。

    就连燕脂都被宫乔湘出的题目弄得愣了一愣,原以为宫乔湘是给对方放水,没想到她才是真正的人间大杀器!

    燕脂扬了扬红唇。

    这下,看这群男人怎么办。

    闯关题目是必须要完成的,不可能混过去,指不定他们等会儿就为了谁上谁下“打”起来……

    啧。

    精彩。

    燕大小姐幸灾乐祸地挑了个靠墙边的位置,双手环胸,微微流露出一种慵懒的风情,等着看好戏。

    楚暮枫又是第一个跳出来,他手指着宫乔湘,扯着嗓子嗷嗷地叫道,“宫小二,快管管你妹妹!”

    宫野薰,“……”

    我特么的又背锅?

    楚暮枫又大声道:“不然,你就做下面那个!”

    “……”

    二少黑了脸。

    真想堵住楚二哈的嘴!

    此时,宫乔湘眼珠狡黠地转了一转,娇俏地开口道:“哦,对了,我还没有说完呢……”

    不是吧,还有?

    众人心中冒出这个念头。

    刚刚宫乔湘一开口,就已经抛出一枚重磅炸弹,不知道这次又会整出什么样的幺蛾子来……

    宫三小姐继续道,“我的题目是指定人选的,可不能再像上一关一样被你们投机取巧给坑了。”

    上一关投机取巧的某人.左安:“……”

    感觉有被冒犯到。

    “让我来康康选谁呢。”宫乔湘一袭斜襟款式的粉白纱小礼裙,模样美丽又俏皮,她纤长的食指漫不经心地点在自己唇上,眸光缓缓地掠过伴郎团,仿佛在认真地思考,应该选哪两个人来完成这一道闯关的题目。

    她还故意地说了一句,“嗯,先选在下面的那一个吧。”

    宫夜宴……迎上她大哥的眼神,宫乔湘底气不足,自己先怂了,连忙看向下一个。

    宫野薰……她二哥冲她挑了挑眉,宫三小姐难得良心发现,还是决定不坑哥了,她目光一转,继续看向下一个。

    楚暮枫……

    楚暮枫疯狂地用眼神暗示宫乔湘,‘不要选我!不要选我!不要选我!就算选我,老子夜宴当上面那一个!’

    结果,宫乔湘立刻拍板决定:

    好,就是你了!

    她甜甜地笑着开口道,“让暮枫哥哥来吧。”

    楚暮枫,“……”

    轰隆隆……

    哗啦啦……

    噼里啪啦……

    晴!天!霹!雳!

    楚暮枫从巨大地打击中回过神来,垂死挣扎道,“小乔乔,你不能这么对我,暮枫哥哥一向对你这么好……”

    宫乔湘脸上嫣然一笑,语气却是冷面无情,“今天拒绝打感情牌。而且暮枫哥哥你刚才使劲儿冲我眨眼睛示意,我还以为你特别想替我哥扫平前面所有的障碍呢。”

    她咬字的重音在“障碍”两个字上。

    楚暮枫,“……”

    他错了,他不该嘴欠。

    宫乔湘再甜甜地一笑,“毕竟,暮枫哥哥你可是最讲义气的人了。”

    楚暮枫,“……”

    我不是,我没有,你这是捧杀!

    楚暮枫用力过猛,出师未捷身先死。

    紧接着,宫乔湘眼珠滴溜溜一转,目光看向楚暮枫旁边的人,也就是一身白衬衫黑西装,褪去随性不羁,显出几分矜贵与慵懒来的燕时初,“九哥,要不剩的一个就你来吧?”

    燕时初,在燕家一群兄弟当中,排行第九。

    人称燕九。

    燕时初扯了下过分鲜艳的唇角,勾起玩世不恭的弧度,语调带着几分懒散,道:“好啊。”

    楚暮枫,“……”

    我听见了什么,我可能是瞎了。

    楚暮枫扁着嗓子,愤愤不平地问道,“小乔,为什么他能做上面那一个?”

    他就只能做下面那一个,他不服!

    宫乔湘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特别单纯,特别无辜地回答道,“因为暮枫哥哥你已经是下面那一个了呀~”

    第1546章 番外:梦中的婚礼(10)

    楚暮枫,“……”

    总之,楚暮枫拒绝做下面那一个,他甩锅道:“那他呢?”

    楚暮枫灵机一动,一指明辞,“我们这边伴郎团又不止我一个人,你让明小辞来吧!”

    明小辞对不起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楚影帝果断卖队友。

    狗头保命∪?ω?∪

    明辞,“……”

    很好,下次绝对不带你一起上分了。

    [微笑.jpg]

    宫乔湘看了一眼明辞,当然是微笑而无情地拒绝了楚暮枫的甩锅,“暮枫哥哥,说好的第二关做俯卧撑的人选我来定。”

    言下之意,就是你了,别想甩锅给别人。

    刚才被楚暮枫甩过锅的宫二少和明辞,立刻一左一右地架起楚暮枫,把他按在了地上。

    “我劝你就不要挣扎了。”

    “就是,老老实实的做下面那一个吧。”

    宫二和明小少爷一脸微笑。

    “宫二,明小辞,你们两个禽.兽……”楚暮枫扯着嗓子大声嚷嚷着控诉,被宫二拿手帕堵住嘴。

    眼前的场景就像是恶霸的两个狗腿在强迫良家妇女。

    无疑,燕时初就是某个“恶霸”了。

    燕时初修长手指慵懒地摸着下巴,挑眉说道:“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搞**一样?”

    楚暮枫,“……”

    在绝对武力的强势镇压之下,燕时初在上,楚暮枫在下,做完一百个俯卧撑。

    出题的宫乔湘全程眼睛里冒粉红色泡泡,内心小人激动得都在疯狂以头撞地,砰砰砰!

    我的天啦,这是什么神仙CP,也太养眼,太好磕了吧!!!

    特别是在做俯卧撑的过程中,燕时初俯身下去的那一刻,宫三小姐一颗小心脏噗通噗通狂跳,激动得简直快要当场昏古去了!

    燕脂抬手微微捂眼。

    没脸看。

    一百个俯卧撑做完。

    燕时初体力好,脸不红心不跳,连气息都没有紊乱一下,轻轻松松地单手起身。

    反观楚暮枫……

    被一团手帕堵住嘴,满脸生无可恋地躺在地上。

    第二关,顺利通过!

    宫二和明辞的良心丝毫不痛,松开按住小白花·楚暮枫的罪恶之手,一群人欢欢喜喜地上二楼。

    至于宫夜宴……

    新郎迫不及待地想去接走他的新娘呢,谁有空理会某只二哈?

    最后,还是燕时初良心发现一般,伸出一只手,先扯出楚暮枫嘴里被塞着的手帕,再握住楚暮枫的胳膊,拉他起来。

    楚暮枫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媳妇儿,脸上满是委屈之色,一把拍开燕时初的手,“走开,禽兽!”

    一副莫挨老子的傲娇语气。

    燕时初手背被打了一下,也不介意,慢条斯理地收回手,整理了下喉结处系着的领带。

    领带是纯黑色的,男人修长的手指白皙,莫名的有一种诱人感。

    燕时初很少穿得这样正式——当然,这句话并不是指他平日里有多么的邋遢,而是燕时初一向慵懒随性,就算打着领带穿上西装,端着红酒身处晚宴,骨子里也必定流露出一丝格格不入又潇洒的不羁感。

    今天为了好兄弟宫夜宴的婚礼,燕时初也算是收敛起随性,正儿八经地当起伴郎来。

    眼下,燕家的九少爷抬起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扯纯黑色领带,雪白衬衫的衣领被弄得微微松散,露出若隐若现的喉结,凌乱中透出一丝性感。

    燕时初扯完领带,挑眉看了楚暮枫一眼,瑰丽的唇瓣勾起艳艳的弧度,语调散漫又带着微微的戏谑,开了口,道:

    “禽.兽?”

    “我还没把你怎么样呢,这就成禽兽了?”

    -

    ps:[今天是520,虽然不是什么法定假日,不过还是祝小公主们520快乐哦~]

    第1547章 番外:梦中的婚礼(11)

    楚暮枫:“……”

    敢情你还想对我做什么吗?

    楚暮枫伸出双手横在胸口,紧紧地抱住自己,“我卖艺不卖身的。”

    燕时初点了根烟,瑰丽的薄唇间淡淡吐出一个烟圈,唇角挑起微微邪气的弧度,看了楚暮枫一眼,嗤笑了声,“走了。”

    其他伴郎团都上楼去了,就只有他们两个还在这里。

    楼上,姜星尔守在房间门口的第三关,在楚暮枫和燕时初没上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破解。

    姜星尔侧身让开,房间门一打开,只见铺满娇艳似火玫瑰花瓣的大床上,身穿雪白婚纱的新娘头顶戴着一层轻盈的头纱,纤手里拿着一束粉紫色捧花,繁长而华美的裙摆上钻石流转着熠熠光芒,年轻貌美的新娘容颜隐藏在薄薄轻纱之下,眉眼与红唇漾起如花般的笑靥,增添上一抹朦胧的美艳……

    婚纱的草图、定稿、修改,包括做出来的成品,设计师都呈递给宫夜宴看过无数次。

    婚纱很美,对得起它的昂贵。

    宫夜宴也曾在脑海里面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当他的新娘穿上这件白纱,将是怎样的模样,在心底偷偷地勾勒过她的容貌与身影……

    直到这一刻才发现,自己想象中的画面,终究是不如惊鸿一面。

    宫夜宴有一刹那间的怔然,墨色瞳眸中目光灼灼地盯着纯白婚纱下年轻貌美的新娘,新娘手持粉紫色绣球捧花,垂头低眉浅笑,艳美的红唇上流转着一丝丝罕见的羞涩之色。

    明艳不可方物。

    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貌美的新娘,身穿墨色西装容颜俊美如玉的男人,在外人看来,竟然有一种痴汉的味道。

    只不过,今天这样的时刻,没有人拿这事嘲笑,反而四周都弥漫着咕噜咕噜的粉红色泡泡,散发着甜蜜的味道……

    燕脂挺身而出,挡住新郎的视线,笑意盈盈地开口道,“唉,新郎想要接走新娘,今天还必须得过我这一关!”

    宫夜宴被燕脂挡住看向自己的新娘的视线,微微地蹙起精致墨色的眉,语气带着一丝波澜不惊的尊贵气度,淡淡道:“最后一关的题目,说吧。”

    这口吻,仿佛随便燕脂出什么题目,他都无所畏惧。

    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燕脂抬起下巴,扬起声音,道:“新郎一步步闯关走到这里,已经证明了他迎娶新娘的决心,我的心里都已经被打动了,所以为了不耽误迎亲的吉时,这最后一关呢,我也就不为难你们了……”

    说到这,燕脂眼珠狡黠一转,继续开口道:“只要你们能够找到新娘的水晶鞋,就可以接走新娘了!”

    明歌穿着婚纱,坐在床上,玉白的脚藏在白纱裙摆之下。

    专程为婚礼定制的水晶鞋,已经被伴娘团给藏了起来。

    藏到一个……

    新郎和伴郎们绝对想不到的地方!

    燕脂道:“友情提示一下,新娘的水晶鞋就在这个房间里面。”

    楚暮枫嘟囔一句,道:“这个房间也不小啊。”

    新娘的候婚房,面积自然很大,再加上布置了床,衣柜,飘窗,梳妆台,地毯,还有许多玫瑰花和气球做点缀,旁边还有一个点心台,摆放着颜色鲜艳漂亮的马卡龙小点心……

    在这么大的空间里找一双鞋,还有可能是被分别藏起来的两只鞋,简直是一件十分花费力气的事情。

    燕脂这个关卡,听起来简单,实际上仔细一想之下,难度级别跟宫乔湘的那个两个男人一上一下做俯卧撑不相上下。

    不过,该找的,还是得找。

    伴郎团们在房间里细致地翻找了起来,因为是候婚房,也不能动作太过随意,弄得太乱。

    楚暮枫甚至趴在地上,打开手机电筒,查看了一下床底,扯着嗓子嚎道,“床底下没有——”

    “柜子里没有——”

    “梳妆台这边也没有——”

    “战报”连连,传来不好的消息。

    身为新郎的宫夜宴,脸色不变,依旧从容,目光冷静的在房间里扫视一圈。

    那气场,尊贵而强大。

    良久。

    最后,他从容不迫地上前。

    步伐优雅地走到墙边角落。

    弯腰拿起一只气球。

    只见最大的那个粉红色气球里,赫然藏着一双鞋子!

    第1548章 完美大结局

    “卧槽!!!”楚暮枫见状,眼睛都差点儿瞪了出来,“还能这么搞?谁想出来的把鞋子藏在气球里,竟然这么变态!”

    变态?

    很好。

    燕脂微笑。

    鞋子被从气球里取出来,只是,两只水晶鞋被被一巴爱心锁给锁住。

    被锁在一起的鞋子,就算是穿到脚上,也不能下地走路的,肯定会摔跤。

    “钥匙呢?”

    “快找,肯定也在气球里。”

    燕脂摇了摇手,手指勾着一把小钥匙,“你们在找这个吗?”

    楚暮枫,“是钥匙,快抢!”

    谁知,燕脂一抬手,将钥匙塞进胸口。

    众人,“……”

    楚暮枫不服,“你这是犯规!”

    伴郎团这边都没有女生,再说谁敢搜燕大小姐的身啊?

    燕脂瞥了一眼楚暮枫,笑得很假,“楚楚,你再接着嘴欠。”

    楚暮枫,“……怪我咯?”

    没错,还真的怪楚暮枫。

    不是楚暮枫嘴欠,燕脂原本不打算做得这么绝的。

    等一下,楚暮枫不好好地给她跪下唱征服,别想让燕脂轻易把钥匙给交出来。

    燕脂朝楚暮枫勾了勾手指头,“想要钥匙的话,先叫声姐姐来听听。”

    楚暮枫别开脸,“实名拒绝。”

    他比燕脂年龄大,叫姐姐多没面子。

    叫姐姐是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的。

    楚暮枫灵机一动,一伸手,把明辞给推到燕脂面前,“胭脂,你想听人叫姐姐的话,我让明小辞来叫,叫你一百声姐姐都没问题!”

    伴郎团里,也就一个明辞比燕脂年龄小。

    明辞倏然被楚暮枫一推,没有站稳,撞到燕脂……

    燕脂与明辞四目相对。

    那边,宫夜宴一弯腰,直接抬手将新娘抱起来,稳稳当当的公主抱。

    水晶鞋不要了,抱她下楼。

    明歌细白的纤手娇娇地圈住男人的脖颈,被他公主抱着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婚纱长长的裙摆垂落下来,遮住她没有穿鞋的雪白玲珑的脚……

    明歌在宫夜宴耳边小小声地开口问,“鞋子还没有穿呢。”

    “有我抱着你。”

    “可是等下走红毯……”明歌迟疑。

    宫夜宴将她抱到车上,让明歌坐好,婚纱裙摆长长地铺开。

    黑色林肯加长的车内,空间很宽阔,男人在车里单膝跪地到明歌面前,从一旁拿出一个纯白色礼盒,一打开,里面是一双漂亮的水晶鞋,鞋面和鞋跟都闪耀着亮晶晶的钻石,跟被燕脂藏起来的那双婚鞋,一模一样……

    “这……”明歌惊讶地抬起美眸,望向宫夜宴。

    这个男人竟然准备了两双一模一样的水晶鞋!

    宫夜宴握起女人的脚,替她一只一只穿上漂亮闪耀的水晶鞋。

    然后,坐到明歌身边。

    女人漂亮的眼睛里浮现着惊讶又感动的光芒,感情充沛得仿佛快要溢出来,那模样实在可爱,宫夜宴低下头,在她唇边轻啄了下。

    温柔而克制。

    离开后,轻声说。

    “不能亲,妆会花掉。”

    那语气,颇为遗憾。

    明歌低下眉眼,扬起红唇,甜蜜又美艳地笑了起来。

    长长的婚车队伍,沿着这座种植满明歌最喜欢的郁金香的爱尔兰私人小岛,绕岛一圈。

    所到之处,留下这对新人幸福甜蜜的身影和足迹……

    最后,婚车在教堂停下。

    纯白教堂圣洁而神秘。

    宾客们早已经坐在里面,都是明歌和宫夜宴两人的亲朋好友。

    墨弈、墨念、还有许久不见的霍骁都来了。

    还有她的一双儿女,宫祁墨和宫依斐,被抱在爷爷奶奶的怀里,见证着父母的婚礼。

    大门缓缓打开,红毯这一端,明歌挽着父亲明致远的手臂,在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声中,款款地朝站在红毯尽头,一身墨色西装,长身玉立的男人走过去。

    她唇边带着笑,透过朦胧梦幻的洁白头纱,遥遥地望着红毯那端神父身旁的男人,脑海里浮光掠影地闪过很多很多的画面……

    有夜莊初见。

    有浪漫之旅的法国邂逅。

    也有一起拍广告,贵族小姐与民国少帅……

    那些都是属于她和他之间,美好而珍贵的回忆。

    终于,明歌走到宫夜宴的面前。

    明致远将女儿交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手上,就这样托付一生。

    主持婚礼的神父是爱尔兰国籍,专程学了华夏国的语言,手里捧着一本圣经,庄严而神圣地望向两位新人,开口道:

    “新娘,明歌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个男人,让他做你的丈夫,不论贫穷还是富有,不论健康还是疾病,一辈子让他爱你、宠你、忠诚于你,一辈子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白头携手,死后同穴?”

    明歌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

    这个婚礼词,跟她所了解的都不太一样。

    别人的婚礼,神父一般都是先询问新郎,问词也跟这个不一样……

    不过,明歌没有迟疑,回答道:“我愿意。”

    神父再问,“新郎,宫夜宴先生,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小姐……”

    “我愿意。”宫夜宴道。

    神父慈祥地微笑,“那么,在此,我宣布,明歌小姐和宫夜宴先生正式结为夫妻,现在——”

    “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宫夜宴抬起修长的手,右手的无名指上戴着婚戒,彰显着已婚的身份,他怀着庄重的心情,慢慢地掀起妻子头上的白纱,吻上她饱美的红唇。

    在这对新人的亲吻中,掌声雷动,轰轰烈烈,蕴含着对他们最美的祝福……

    ·

    (全书完)

    ——2020年5月28日,黑白灰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