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县城养儿》TXT全集下载_11
    乔记卤味左边铺子,就是祁硕的五间祁家家居,第一间竟然是孩童玩具室,牌匾就叫常乐屋,紧挨着乔记卤味,不少人在门口朝里打量。

    里面摇篮车被罩着棉纱,看着就柔软精致;边上还有一个精致的小躺椅,按照孩童的身量制作,小巧精美;滑板车,室内小秋千,幼儿学步车,里面摆放满了给孩子用的小家具小玩具。

    只见常乐屋里,看似杂乱摆放的物件,但是却意外的温馨,街巷的人都看傻了眼,这祁掌柜是得多疼爱孩子?给孩子做了一屋子的玩意儿?

    虽然还没开业,里面还在布置打扫,西镇商贾们都已经纷纷下了订单,常乐屋里的,一样一个,来一套!

    后面四间铺子就规规矩矩多了。第一间和第二间桃木色家具,整个铺子都是品红色的,古色生香,当地人最爱的木材做成,因为民间桃木谐音“逃”,寓意逃避凶兆,桃木辟邪。

    第三间是深棕色的书房,像模像样的摆放了一些书,书桌上还放着砚台,墙壁挂着书法书画,是读书人最舒服的场所,自然也免不得被商贾们订下,给家里少爷们。

    第四间竟然是女儿家闺房的样式,用的太妃白木,白色的家具!挂上浅红色的绸布。这祁掌柜看来是要把人家一家所有的屋子的生意都做了啊。

    第五间就比较平常,用的都是些桉树木材,价钱上也是最实惠,但是用的木材结实耐用。

    光是这五间祁家家居,就引来了各地的人来围观,甚至有其他城镇的老爷们,不远千里来长见识。就凭这祁家家居,就给桥西打了不少知名度,后来不少人就开始叫桥西叫家居街了,因为没有能比得过,桥西街上的祁家家居,人祁掌柜这手艺和头脑,谁能做出比他还稀奇的物件?

    张有福一看见乔深,就忙去打了招呼,又唤了人去找祁掌柜,通知他他夫郎来了。

    祁硕也跟着搬工们搬大件家具,摆放进铺子,所以这几天吃了不少苦,费了不少力气,这会儿也是一头的汗迎了出来,乔深看着都心疼,忙给他擦了擦汗。

    小常乐才不管父亲身上汗不汗的,他已经七八日不见父亲了,爹爹给父亲擦汗,他就抱着父亲的大腿,额头在父亲大腿上蹭来蹭去的撒娇,一点都不嫌弃父亲一身的汗味。

    祁硕任乔深给擦干了脸上的汗,一只大手掌轻揉儿子毛茸茸的脑袋,对着夫郎说道:“去飘香酒楼点些菜,我去后院洗把脸就来。”

    乔深扭头看了下飘香大酒楼,就在铺子斜对面,点了点头,回头看着祁硕说:“行,那我先过去了,常乐,跟爹爹走,你父亲一会儿就来。”

    见乔深走远了,祁硕这才回头,和杨木头交代了几句,让杨木头领着搬工们吃点肉菜,这才去了后院洗掉上身的汗渍。

    “走时,妹妹可还好?没闹吧?”祁硕夹了一筷子卤牛肉给小常乐,一边问乔深。

    乔深喝了口汤,本来他没点汤的,祁硕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喊小二点了骨头汤,他拦不住,吞下骨头汤,他才回道:“走时,娘抱着她在屋里头,她还这么小,还不认人呢,娘抱着她乐意着呢。”

    祁硕闻言便放下心来,颇有些老父亲的忧愁,“我来西镇,也十来天没见她了。”也不知道女儿不见自己在身旁,有没有察觉,有没有哭闹?

    “那你明日随我一起回去吧,她有两日躺在床上,小腿儿划拉不停,扭着身子,抱起来她还是扭,想来是想趴在你胸口了。”乔深夜里睡觉不敢脱上衣,夜深了总是会凉,所以也只能让女儿趴上一会儿,女儿虽然还是不满意,但是祁硕不在家,也没有办法就是了。

    小常乐嘴里塞着肉,嘟囔道:“晌午,妹妹趴我!”

    乔深笑着给祁硕解释,“那日中午常乐睡觉,我把妹妹放他边上,妹妹挨着他一起睡了午觉。”

    祁硕是没看到那画面,大一些的小常乐,被一个小小的肉团子挤着,两个人挨得紧紧的,睡得香甜,两个小脸蛋像天使一样,看着一副岁月安好的样子。可惜了这个时代没有相机,这份美好只能永远的记在自己的脑海里,无法分享给丈夫……

    吃完午饭,小常乐进了常乐屋,躺在小摇椅上,乔深坐在一旁给他扇风,常乐屋是第一个收拾好的铺子,因为还没开业,但是铺门却是大开的,乔深说是可以为开业造势,祁硕便都是开着铺子在摆弄。

    有人在外面念着牌匾,“常……乐……屋。”

    小常乐惊讶得睁大眼睛,他还不识字,所以一直也不知道铺子上面写着啥,此时听见就问爹爹:“爹爹?常乐屋?是常乐的屋子吗?”

    乔深捏了一下儿子肉肉的小脸蛋儿,笑着说:“是啊,你爹给你做的屋子,喜欢吗?”

    小常乐点了点头,不过祁院堆满了他爹给他做的玩具,倒是也不稀奇罢了。于是又闭着眼睛准备睡觉,嘴里还在念叨:“常乐屋常乐……”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循环,一直重复着,渐渐地也睡着了。

    祁硕时不时的过来看他们父子二人,带点果子端着茶水,总是来投喂乔深,乔深一阵白眼,是嫌自己不够胖吗?

    赶在太阳下山之前,一切收拾妥当,祁硕抱着儿子,牵着夫郎回了客栈。

    开业这天早上,各个铺子的小二们一早就开始打扫,擦家具,赶在晌午开业礼之前,把铺子里收拾的妥当程亮。

    祁硕身穿黑色长袍,袖口领口用正红色包边,低调又贵气,小常乐还是一身大红色,像个喜娃,乔深一身月牙白,衣裳绣着浅黄色的祥云图案。

    一家三口站在铺子前感谢乡亲捧场,祁掌柜高大英俊,气质内敛,乔掌柜形貌昳丽,气质清和,他们的儿子白嫩贵气,试向彩衣堂下,听欢声洋溢。

    鞭炮响完,当地百姓都纷纷往铺子里去,有好奇围观的,也有诚心要订的。每个铺子里,小二给老爷们介绍,已经看中了的客人责排着队,给各个铺子的掌柜报信息,交定金。

    祁硕和乔深陪着熟识的商贾们,谢贺礼说着话,整个桥西街,就数祁家家居最热闹了。

    当晚,祁硕看完各店铺管事递交上来的订单,估算了一下,加上西镇请的十个工匠,东镇自己的十七八个师兄弟们,约莫得做到三个月后,才能全部交完订单。

    银子收的时候是爽快的,但是一看到厚厚的订单,心里也是有些恐惧,不过活儿总是能做完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给大伙加工钱,倒是也能赶赶工。

    “一个铺子领两个工匠,铺子刚开业,街里街外都十分支持。这里所有单子上的家具,做的人所有的工钱都涨一分成,大家伙儿辛苦辛苦,尽量赶着上面的日期给做好了送去。”

    各个管事连声应是,祁硕又道:“我明日回东镇,再派十个工匠过来,你们接应一下,活都分一分,银子少不了,都不可太过劳累,往后生意大着,是最需要人手的时候……”

    安排完,这才领着乔深准备去吃晚饭,乔深也没想到家具铺开业,也能这么忙碌,一时也错过了赶回东镇的好时辰,索性再住上一晚,明日和祁硕一起回去。

    ……

    妹妹已经两天没有被爹爹抱啦!这晚,吃饱了奶,小屁股也被擦拭的清爽,但是她就是不舒坦,扭着身子哼唧哼唧,祁母检查过后,心疼的搂着抱着哄着。

    妹妹放声大哭,他想要爹爹熟悉的味道,可怜见的,一张小脸哭的通红,张大嘴巴露出里面红红的小舌头,“哇……啊……啊啊……”

    祁母心都碎了,这小乔儿怎么还不回来啊,天都黑了,怕是要明天了,可怜她这刚满月的孙女儿哦,不哭不哭哦,奶奶疼你。

    祁父也心疼,沉默的坐在媳妇儿身边,一手持扇,给小孙女儿带来风的凉意。

    祁母见小孙女儿哭的不停,喊老头儿去忙活,“你去把老二家他们仨人的衣裳取来,我给包着妹妹……”

    祁父连忙去取了,把衣服搭在妹妹身上腿上,妹妹吹着爷爷给她扇的风,渐渐地平静下来,苦累了睡了过去。

    而此时的乔深正抱着儿子,缩在祁硕的怀里,一家三口在客栈睡的香甜,一点儿都不知道小女儿的思念。

    第35章 (完结)

    一大早妹妹又把爷爷奶奶哭醒了,不过这回是尿的,奶奶起来给她洗干净了屁屁,穿上乔深制作的棉尿裤,抱着她在院子里溜达。

    她乖乖巧巧地趴在奶奶的肩头,爷爷在灶房烧热水,给她热羊奶。妹妹两只小手臂软软地垂在身侧,歪着脑袋靠着奶奶,软软地小胎毛炸起来,小嘴儿张着大了个软绵绵的哈欠……

    祁母拍着她背,边哄边在院子走动,一停下妹妹就哼唧,只好一直走着。然后就听到妹妹突然啊啊大哭,一回头,老二一家回来了!

    妹妹原本乖乖巧巧心平气顺地被奶奶哄着,两个父亲一推开院门,她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莫名的就是想大哭,像有心灵感应似的。

    乔深忙走过去,接过妹妹来哄着,妹妹从奶奶的肩头换到了爹爹的肩头,依然啊啊大哭,“哇……啊啊啊……啊……”

    乔深这是第一次见妹妹哭的这么厉害,这肺活量也太好了,“爹爹的乖女儿,爹爹抱着呢,不哭哦……”

    心疼不已,之前自己还老说妹妹懒,谁知道妹妹只是太懂事,她只是不想闹爹爹们而已,这一闹起来,竟然是这么的让心疼惜。

    祁硕也心疼啊,但是也没有办法,女儿天生就是和她爹爹亲一些,祁硕只好握着妹妹的小拳头,不停亲妹妹奶香的小拳头。

    等羊奶热好放温之后,妹妹终于是不哭了,躺在爹爹臂弯里嘬着奶,小常乐站在一旁握着妹妹的嫩脚丫,妹妹一开始蹬蹬腿儿。

    小常乐说:“妹妹,是哥哥啊……常乐哥哥……”

    妹妹竟然神奇的不蹬了,乖乖的让哥哥握着小脚丫,小常乐开心的不行。

    大哭带去了妹妹不少体力,她饿得狠了,嘬着奶勺子,整个小身子在乔深怀里一蹭一蹭的,真的就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吃奶,刚哭过的小脸蛋因为使劲儿红彤彤的,

    祁硕心里化成一滩水,看不腻的盯着女儿,于是不睡午觉的祁硕,这日就陪着女儿睡了个午觉,赤着上身,让女儿躺在胸肌上,乔深笑着在一旁扇扇子。

    祁硕宽阔温暖的胸膛上,一个粉白的小肉团子躺在上面,两只小爪子握成拳头举着像投降一样的姿势,两条小腿儿像□□腿儿一样蜷着,乔深内心大呼可爱。

    ……

    妹妹四个月的时候,眼睛开始追着声源了,不出声移动的话,她也会追着看。乔深再想出个院子去铺子就不行了,她要闹的,她可霸道了,不许爹爹离开她视线一步,去哪必须得带着她。

    这会儿乔深吃完了午饭,小常乐去午睡了,妹妹在奶奶怀里安逸着呢,乔深便想去个铺子一趟,要不了一会儿他就会回来的。

    他先站起来朝院门走,妹妹盯着他在哼哼,他刚出了院子,后面就传来妹妹尖嫩嫩的哭声,吓得乔深赶紧回了来,不去铺子了。

    接过妹妹抱在怀里,他无奈地哄着,“你呀,爹爹就去一会儿,你这霸道的占有欲随了谁了?”

    妹妹听不懂,躺在爹爹的臂弯,眼睛已经长开了,圆溜溜的大眼睛,葡萄一样大的黑眼珠,睫毛细软长长的,微微张着小嘴巴,呆呆的看着爹爹的下巴。

    乔深抱着她晃悠了几圈,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小嘴巴张得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这才闭上眼睛,要睡觉了。

    晚上大人们在饭桌上吃饭,妹妹最先吃饱了奶,被放在一旁的小摇椅上。

    祁硕和祁父喝了点桂花酒,祁硕开口道:“西镇在建府了,咱们一家都住过去吧,爹娘若是舍不得守云村,田地租出去,得空就回去住几天。”

    祁硕和乔深已经计划好了,祁府以内宅中位置优越的正房为中心,四边建一圈屋子,三面有房,一面围墙,中间留空地。

    正房前,北方三间形成一个小院子,对立的南方一致。正房后,同样的格局。四个院子包围着正房,再起游廊包围四院,游廊外一侧做后罩房,给下人们居住。

    祁府足足八个院子,院子里有数个抄手游廊,可以休憩小坐,观赏院内景致。如此乔深也算是住进了三进三出的古代大宅院了。

    祁父祁母吃着饭,暂时没开口,乔深见状忙道:“是啊,爹娘,常乐和妹妹还小,妹妹哪能离开娘的照顾。再说了,大哥一家也来住一起呢,硕哥这么辛苦的赚银子,不就是为了一家人一起过的好吗?”

    小常乐也忙跟随父亲爹爹的步伐,“爷爷奶奶,和常乐一起住!”

    父母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要拖累了儿女,祁父祁母觉得自己命好,儿子和他夫郎都是有主意有本事的人,一片孝心,只能成全。

    妹妹听着家长们在饭桌上酒醉饭饱,她听着动静扭着小脑袋看,也想凑个热闹,她就啊啊的指挥大人,祁硕过来把她抱起来放在怀里坐着。

    她软软的靠着父亲的腹肌上,谁说话,她就睁着大眼睛看过去,大脑袋转的,忙得不得了。小常乐嘴里嚼着腊肉,戳了一块腊肉想喂妹妹,祁硕拦着说:“妹妹还小,不能吃,常乐自己吃吧。”

    妹妹可不懂,她就见有肉肉从自己眼前又收回去了,她张着嘴抗议,“啊啊……啊……”

    乔深笑着轻点了妹妹的小鼻头,起身给她热羊奶去了,祁硕还在哄着女儿,“再过几个月,哥哥再给你吃肉,爹的小宝贝,不闹了好吗?”

    妹妹抓着父亲的大手掌,伸着脖子一口咬了下来,祁硕只感觉手掌侧面被女儿软软的啃着,没长牙的小牙龈软软的。想起自己小时候调皮,把手指头伸进小奶狗的嘴巴里,那种软软的湿滑感,让人心都化了。

    等端了温羊奶来,她喝了两口又不喝了,本来她就不饿,就是凑热闹。

    ……

    深夜,小常乐睡在床最里侧,妹妹跟着奶奶睡隔壁屋了。祁硕侧身搂着乔深,炙热的唇吻着乔深的肩背,乔深翻过身去看他,被乔深吻住了唇……

    祁硕今晚喝了些酒,浑身滚烫,热意沸腾,烫的乔深软成一团,任乔深抱着进了厢房。

    直到完事,乔深才想起来,古代怎么避孕啊?打算改日去找大夫要个方法。

    ……

    妹妹最近开始长牙了,祁硕说比小常乐早,小常乐六个月才开始长牙,妹妹才4个月就萌出乳牙了。

    半夜妹妹尿醒了之后,祁硕就把妹妹抱了回来,不让她闹爷爷奶奶的睡眠。妹妹睡不着在床上躺着划船哼唧,祁硕没办法,只好抱起来,让妹妹趴在自己怀里,妹妹果然就不哼唧了。

    但是开始用软软的牙龈啃祁硕的鼓起的胸肌,祁硕躺着讶异的抬起了头,大手包着妹妹的头坐了起来,一只手轻轻托着妹妹的小下巴,稍微用一点力气,就掰开了妹妹的嘴巴。

    借着油灯的光线,见妹妹软嘟嘟的小嘴唇里面,有一个白色的小点点长在牙龈上,妹妹长牙嘴巴痒的难受,没东西啃就又哼哼起来了。

    祁硕只好让妹妹拿自己的胸肌磨牙,妹妹才不闹腾了,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和乔深说了,乔深琢磨要开始给女儿做磨牙棒了。妹妹现在是谁饱啃谁,放在肩上,她啃自己的胖乎乎的小手指,抱在怀里,她啃自己的肥脚丫。

    你要是拿开,她就哭唧唧的,乔深心软啊,当天就开始做磨牙棒了。

    乔深用打上2个鸡蛋,用羊奶和面粉,揉成面团,放置一会儿等排气,反复揉反复排气几遍,面团比较硬了之后,就擀成皮,切成条,一条条的扭成麻花状,最后放进灶里烘烤。

    妹妹啃的可开心了,连四岁的小常乐都喜欢吃,羊奶味的磨牙棒又好吃又缓解了妹妹乳牙萌出时期的痛痒感。

    祁硕见女儿爱啃磨牙棒,也去收了花椒树杆儿,给打磨光滑做成磨牙棒给女儿,小常乐以前也是啃花椒木来磨牙的,哪像现在,有乔深给做羊奶磨牙棒。

    要不说妹妹有福气呢,出生的时机刚刚好,刚一岁,就住进了祁府大宅院。

    乔迁之喜这日,祁府上下挂满了红色的灯笼,乔深因为要带妹妹,祁府都是祁硕在布置,他看着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囍,心想祁硕看着不爱说话不爱表达,内心还是挺火热的嘛。

    乔迁之大喜,一家人都穿着大红色的衣袍,就连妹妹小衣裳外面也抱着大红色的襁褓。祁父祁母也都身着深红色,富态十足。

    除了祁家一大家子,还有些交好的商贾们前来祝贺,人齐了之后,乔深和大家伙都就坐等开席,然后祁硕过来拉他起来,他心头疑惑,但是也配合的站了起来。

    就见祁父祁母居上坐,一脸笑意的看着他和祁硕,而祁硕拉着他走到中间,牵着他跪在爹娘面前,旁边有个喜婆开始念道:

    “一拜天地。”

    ……

    “二拜高堂。”

    ……

    “夫妻对拜。”

    这个过程中乔深都呆呆的一个指令一个动作,他听见身后坐席上在欢呼叫好,赞叹祁老爷对夫郎情深至此,祝贺他们夫夫两人白头偕老……

    “送入洞房。”

    借着乔迁之喜,祁硕给了乔深一个成亲礼,宾客们纷纷被祁老爷的深情打动,倒也像模像样的似吃喜宴一样,敬新郎官儿酒,闹洞房。

    新房里入目皆红,红色的绸布,大红色的喜被,大红蜡烛,大红囍纸……

    乔深再看向身边的祁硕时,已经红了眼眶,“你什么时候……”

    “那日杨柳成亲,我便开始计划了。别哭……今日是你我的大喜日子,女儿都一岁了,我才给你补上这场亲礼,怪我吗?”祁硕抱着怀里的人,低沉沙哑的声音,温柔缱绻。

    乔深额头抵着祁硕的肩膀,摇了摇头,嗔道:“你也知道女儿都一岁了,人家不是要笑话咱们了……”

    “乔儿,我这辈子都将陪在你身边,保护你疼爱你专情于你,你能永远留在我身边吗?”

    乔深擦掉脸上幸福的眼泪,和祁硕握着酒杯的手臂交叉,“我愿意,我这辈子都在你身边,陪着你,陪着常乐,陪着妹妹。”

    两人喝过交杯酒,深情拥吻……

    完·